首页 »

科创中心,那份“情怀”不该被忽视

2019/9/11 22:42:51

科创中心,那份“情怀”不该被忽视

“科技创新”很热,但当大家把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技术本身上时,往往会忽视了一点形而上的思考,为什么要创新?

 

9月21日,一场由上海张江发展战略研究院、上海市莘庄工业区商会主办,关于科技创新的专题研讨会在上海图书馆举行。论坛主题是“科技创新与人文精神”,一名瑞士企业家向与会嘉宾抛出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目前中国制造业普遍水平还不是特别高,究竟是受制于技术因素,还是精神文化方面的问题?”

 

从瑞士企业家的提问方式可以看到,他对科技创新中的精神文化问题高度关注。会后交流时,一名高新技术企业女高管也吐露她的困惑:如今企业招聘中,已经倾向于招聘本科生,甚至招出色的大专生担任关键岗位;相比之下,很多更高学历的毕业生表现糟糕,他们思维僵化、能力不足、缺乏创新精神,有的90后高材生来面试,还要父母陪着来。“我很担忧,十年、二十年后,真正的创新者会不会越来越少?”

  

被学校喊停的“小火箭”

 

企业经营者们在现实中面临困惑,研究者们也在思考,怎么改变这种情况,怎么在科创中心建设中,抓住一些表面上看不着、摸不到,却影响深远的内涵。

 

在中科院院士、同济大学教授郑时龄看来,上海要建成全球有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对科技创新的追求固然重要,开放包容的文化是催生创新的重要土壤。他认为,这种包容开放的城市文化,首先不仅是对优秀顶尖人才的敞开大门,也是对所有各类人才的“不排斥”,任其在这片土壤上自由生长。也许自身条件本不太好的“苗苗”,反而会更具生长动力,激发更多创新活力。

 

郑时龄表示,在大力建设科创环境的同时,要重视起校园这片最具潜力的苗圃,发现扶持一切科创基因。目前的中学校园里,“科学家”、“工程师”等职业已经落在学生志向选择的末端。城市的科技创新,需要从“娃娃”培养起的人文精神。他回忆某个中学同学,曾在学校操场上发射自己研制的小型火箭,被校方立刻喊停。

 

“其实,我们应鼓励这类学生对科创的探索精神,在安全的前提下给于他们生长空间。”郑时龄说,根据最新报告,上海市公民具备科学素质位列全国各省市第一,超过了美国。目前,上海学生在国际各类科技竞赛中也处于领跑位置。但他认为,这些还不够。“创新不仅深深植根于科学与技术,而且也深深根植于心理与文化。”郑时龄提出,创新文化的特质是崇尚冒险、宽容失败、激励草根、包容异端。如果能实现,将会培养、引进、留下更多的各类人才,而不仅仅只是高端人才。

  

“桑弧蓬矢”的大情怀

 

“我们有时候常常觉得自己缺少创造力,更多是检讨自己的知识不够、技术不够,甚至会想到是不是社会的环境和氛围不够,但往往忘掉一点,自己是不是没有准备好。我们要检讨,是不是缺少一种情怀,是不是缺少激情,是不是缺少超越一己厉害的胸怀,缺少摆脱肉体享乐臻于精神的境界,缺少一种情趣。”

 

海开放大学中文系教授、央视“百家讲坛”知名主讲人鲍鹏山的开场白,就颇具人文情怀。从中文系教授的角度跨界看“科创”,确实看到了一些更本质的东西,这也引起了现场与会者的阵阵掌声。

 

鲍鹏山认为,如今很多人觉得这个世界是非常功利、没有意思的世界,因此创新不会有真正的动力。他举了宾夕法尼亚大学面试一名中国数学奥赛尖子生的故事:在回答读书目的的问题时,尖子生回答是为了挣钱、周游世界、买房子,最后和父母一起住在买的房子里。“我觉得在他的眼里,这个世界一点意思都没有,只有功利的东西,这是宾大最终拒绝录取他的原因。”鲍鹏山说。

 

创新需要什么样的情怀?鲍鹏山举了《礼记·射义》中的一段话:“故男子生,桑弧蓬矢六,以射天地四方,天地四方者,男子之所有事也。”他解释,其意是古代的男孩子生下来三天以后,第一件事,由大人背着他,由箭射上下四方,因为上下四方就是天地之间,是男子将来的人生舞台,古时中华民族强调的“大情怀”,是如今在科技创新中被忽视的精神。

 

鲍鹏山认为,人们还需要更多地思考创新的意义,有的时候国人没有创意,有的时候却特别有创意,但是这个创意往往是没有意义的,对世界没有价值,甚至没有良知。比如为了提醒人们系好安全带,别人设计出了这样一种没有系安全带汽车会叫的装置;中国人却挖空心思做出一种专门的插头,让汽车不会叫。“何为良知?一个完全想着挣钱的人,可能会在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把地沟油弄到人们的餐桌上,通过垄断获得高额而不正当的利益。但是他一定造不出iPhone手机,一定不会创造脸谱社交网站,一定不会发明视窗系统,一定不会想出3D打印。”鲍鹏山说,中国企业家面临着最迫切的问题不是能力问题,而是价值认知和认同问题,中国企业最迫切的命题不是企业自身的利益,而是我们企业的社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