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习近平三个月内三提“幸福”,意味着什么?

2019/9/11 22:42:51

习近平三个月内三提“幸福”,意味着什么?

在日前闭幕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习近平同志再次当选为国家主席后,发表了振奋人心的重要讲话。“世界上没有坐享其成的好事,要幸福就要奋斗”,这充满辩证思维的论断,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习近平主席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以及春节团拜会讲话中“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幸福的人生”、“奋斗者是精神最为富足的人,也是最懂得幸福、最享受幸福的人”等精妙表述。短短三个月时间内,由“幸福”这个主题延展而来的三次重要讲话,绝非偶然,值得人们深刻思索。

 

理解幸福:新时代美好生活的必然要求

 

谈到幸福,必然要与美好生活联系起来。“美好生活”的范畴,并非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事实上,早在2012年党的十八大闭幕后的记者见面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就明确表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同样是在十八大召开的当月,国庆期间,央视做了一个“走基层·百姓心声”的新栏目,首次尝试以主题调查的方式把老百姓的同期声原汁原味呈现出来,第一期的主题叫“你幸福吗”。这个节目真实呈现了基层民众的直观感受和内心世界。在“你幸福吗”的追问中,实际达成的一种共识是,“幸福”这件事已经成为当下最重要的事。正如十九大报告所指出的,正是从2012年党的十八大以来,新的时代重大课题日益凸显在我们面前,即“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条清晰呈现的逻辑线: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开启了新篇章;实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成为了执政党的奋斗目标;“你幸福吗”的问答,则借由媒体的广泛报道,强化了人们的关注。由此,“美好生活”成为一个重大的新时代命题,而幸福则是关键词,也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最直接感受。

 

追求幸福: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深永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他也多次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这些论述所体现的幸福观,蕴含着深厚的历史唯物主义传统。

 

正如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的那句深刻洞见——“对天国的批判就变成对尘世的批判”,习近平总书记有关“幸福”的多次论述,绝不是从某个抽象概念出发空洞地讨论某个范畴的自足性价值,而是始终将幸福的主体定位于人民,将幸福问题的解决作为推动现实世界变革的突破口。“只要还有一家一户乃至一个人没有解决基本生活问题,我们就不能安之若素;只要群众对幸福生活的憧憬还没有变成现实,我们就要毫不懈怠团结带领群众一起奋斗”、“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空气质量直接关系到广大群众的幸福感”、“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总书记围绕新发展理念的这些生动论述,深刻诠释了新时代何为幸福。而党的十九大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三大攻坚战提出,就是直指人民群众幸福感、获得感的痛点所在,着眼于实际问题的解决。

 

从“你吃了吗”到“你幸福吗”,背后蕴含的是千千万万普通中国人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折射的是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历史性转化,反映的是执政党对新时代发展规律的新认识。在日趋精致和精细化的高阶现代化进程中,告别那种“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的粗放式增长模式,转而追求一种注重效益、平衡性和可持续性的高质量发展模式,既是新时代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必然要求,也是新时代增强人民幸福感、获得感的重要途径。今日的社会主要矛盾,既不能再以物质文化需要简单概括,也不能单靠经济建设解决问题。市场对经济与社会的嵌入本身,并没有使得对物质丰盈的追求成为我们至高无上的绝对律令。恰恰相反,当丰裕社会降临之际,也正是我们进一步思索和追问人的幸福如何保证、人的全面发展怎样实现、人的美好生活何以可能的开始。

 

人们对幸福感和美好生活的追求,也倒逼整个发展模式的高质量转型。以质量求生存,向质量要效益,我们对质量意识的自觉是随着改革开放不断加深的。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来自德国的“洋厂长”格里希曾在上海郑重提醒上千名厂长经理:“生产企业不应有出口标准和国内标准两种质量标准,如果好的出口,坏的卖给国内,产品就会失去信誉,这样的工厂在德国要破产的”。如果说,这番对产品质量的“警世恒言”,在改革开放之初对于购买力普遍较低的国人还不够醍醐灌顶的话;那么在当下,我们面对“一个马桶盖”引发的供给侧思考时,已经可以感受到质量问题的沉重分量了。今天强调“高质量”,绝不仅仅是指某个产品、企业、行业的策略转变,而是整个经济体系、发展模式的根本转型。归根到底,是服从和服务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对幸福感、生活品质整体提升的要求。最近,上海提出的打响“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也正是新时代以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提升民众幸福感的落实举措。

 

创造幸福:新时代劳动价值的集中体现

 

1952年,上影美术片组摄制完成影片《小猫钓鱼》,主题曲《劳动最光荣》深受广大儿童喜爱。“幸福的生活从哪里来?要靠劳动来创造……劳动的快乐说不尽,劳动的创造最光荣”,每当人们自豪地吟唱这纯真的词句,都如同亲身感受到共和国初创之时尊崇劳动的淳朴时代风貌。1984年,歌唱家殷秀梅带着一曲《幸福在哪里》亮相春晚。“它不在柳荫下,也不在温室里,它在辛勤的工作中,它在艰苦的劳动里,在你晶莹的汗水里!它不在月光下,也不在睡梦里,它在辛勤的耕耘中,它在知识的宝库里,就在你闪光的智慧里!”这是在改革开放的春天里,对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劳动、尊重创造社会风气的由衷礼赞。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奋斗就会有艰辛,艰辛孕育着新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论述过幸福与劳动之间的内在联系:“人世间的一切幸福,都需要靠辛勤的劳动来创造”、“劳动是财富的源泉,也是幸福的源泉”、“幸福不是毛毛雨,幸福不是免费午餐,幸福不会从天而降。人世间的一切成就、一切幸福都源于劳动和创造”。

 

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早在上世纪20年代工人运动高涨时期,就高高举起“劳工神圣”的旗帜。中国共产党也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鲜明论断是: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的这种社会性,归根到底是劳动的产物。劳动,使人的自然属性深深打上了社会属性的烙印,并最终成为人的本质属性。

 

劳动创造幸福,因幸福而自觉的劳动和奋斗,会创造更大的人间奇迹。这是一个螺旋式上升的发展过程。“你幸福吗”的提问,本身是一种现代的发问。在前现代社会中,幸福近乎奢侈品,生存才是硬道理,“活下去”比“要幸福”更为迫切。正如马克思对人类社会发展进程经典的三段论式描述,从共同体内的强制劳动到异化的劳动,再到作为个人的实体性活动的劳动、作为自由人生活第一需要与最高享受的自愿劳动。也就是从前现代社会建立在束缚人身自由之上的强迫劳动,到现代社会虽然具有一定的自愿性的、独立的但其实还是不自觉的机械劳动,再到未来将个人的兴趣、意愿与生活需要高度咬合起来的自由劳动。只有当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生产力高度发展之后,劳动与幸福之间才会构成一种内在激励并不断促进正向循环。

 

在改革开放40周年、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刻,我们要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有关幸福的重要论断和深刻洞见,叩问初心,坚定自信,以诚实的劳动与不懈的奋斗,投身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伟大实践,在新时代新征程中续写新的绚烂乐章。

 


转载请注明来源“上观新闻”,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