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聚焦长江修复⑴|江苏如何破解“化工锁江”?

2019/9/11 22:42:51

聚焦长江修复⑴|江苏如何破解“化工锁江”?

【编者按】自去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之后,长江沿岸各省市都开始行动起来。去年12月1日,长江沿岸中心城市经济协调会第十七届市长联席会议在南京召开,绝大多数话题聚焦于“长江保护”。上海是长江黄金水道的“龙头”,应当在长江生态修复中起到引领作用,这其中的一个焦点,就是上海该如何与长江沿岸各省市协同合作?记者溯游而上,选取下游江苏、中游湖北、上游重庆为节点,观察其举措和理念,意在取长补短,共抓大保护。此为第一篇。


 

农耕时代,长江浇灌了江苏的鱼米之乡,工业时代,江苏倚重航运之便和岸线资源引领产业发展,如今长江进入绿色发展新阶段,江苏怎么做?

 

关停搬迁,破解“化工锁江”

 

江苏省的长江沿岸,布局了一些化工园区、火电厂、钢铁厂及金属加工企业,沿岸行车,看到烟囱不少。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财贸研究所方维慰调研发现,长江干流江苏段10个监测断面水质为三类标准,主要入江支流水质总体呈现轻度污染,污染程度和中上游各地相比明显偏重,影响水质的主要污染物为氨氮和总磷,工业排放和生活污水大致“七三开”。江苏省发改委数据显示,目前江苏的化工企业,近半分布在长江沿岸,污水排放量占比很高。

 

怎么办?不妨先看看泰兴市。该市把保护长江生态、转型绿色发展称为新一轮“渡江战役”。泰兴经济开发区里构建了5条循环经济产业链,泰州则将化工行业的环境准入门槛从1亿元提高到3亿元。再看仪征市,曾经以化工闻名的城市,如今化工产业比重已经被降低到不足20%。仪征市委书记张震宇认为,生态修复问题首要解决沿江不合理的产业配置问题和岸线规划使用问题,仪征的化工企业离城市太近,离长江太近。

 

长江旁的重污染企业,不少正在转移。“十二五”期间,江苏已累积关停化工企业超1000家。目前,江苏沿江各地,大多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了重污染企业搬迁计划。

 

搬迁之后,重在长效。方维慰认为,修复长江生态,江苏必须强化法制型环保手段、细化经济性奖惩措施、构建起多元化治理机制。长远看,法律是生态环境治理中最为权威的武器;要有效治理得按照“谁污染谁治理”、“谁污染谁付费”的原则,健全长江的水生态专项补偿长效机制,探索形成损害者赔偿、受益者付费、保护者获得补偿的运行机制。

 

“留白增绿”,为发展减负

 

修复长江生态,也不能只是“关停”和“搬迁”,让发展方式“变绿”,让产业服从于生态,才是治理污染的关键。

 

被关停或搬走的重工业企业今何在?无锡雪浪轧钢厂被关停后,成功转型为国家级数字电影产业园“华莱坞”;原本重工企业密集的江阴岸线上,扬子江船厂原址被保留和改造,打造成为船厂公园,并与其他几个类似主题生态公园形成4公里长的“江阴外滩”。如今的无锡,正以推进国家传感网创新示范区建设为抓手,以智能制造为突破口和主攻方向,不断实现产业结构调优、调轻、调新,破除企业沿江“跑马圈地”现象,为长江减负。

 

“减负”之后,还要“留白”。划定生态红线,是江苏沿江各地都在推行的做法。比如,苏州的生态红线保护区占到了土地面积的38.3%;无锡划定了耕地红线和城镇开发边界;泰州加强了水域、农田、湿地、绿地等生态系统保护。还有扬中市,它是长江“江心岛”上的城市,有120多公里的江岸线,却仅有8公里用于工业开发,其余岸线则打造为多功能景观长廊,吸引年轻人来环江、环岛骑行。

 

“这几年最大的变化是发展理念,以往基层干部最清楚的数字是GDP和财政收入,如今则是布局企业的排污情况。”泰州市环保局局长钱忠介绍,“生态环境容量”已是不少江苏干部群众头脑中非常清晰的指标,也是招商选择的导向。

 

编辑邮箱:alexklj@126.com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朱瓅 题图说明:2016年5月7日,国家海洋局东海监测中心队员们乘坐“向阳红28”号抵达我国江与海的交界处——江苏省徐六泾,监测队员在“向阳红28”号船尾施放CTD自动采水系统,监测这里的长江污染物入海通量。